阿喵的象牙灯塔

我出现了!我还活着!【bushi】终于 在我的周记已经快变成年记的时候 我告诉自己 写一写8 再加上pia说想看 我就来了

从去年的最后一天和张楠互相道了一句“你开心就好”之后 再也没有讲过一句话 学校里碰到也努力避开 后来知道她高三要去兰州一中补习 我就 “阿”了一下 然后补课完短暂的那个暑假里河豚跟我说她给我们都写了信 让zz带了【这里我实名辱骂zz 信拖了一个月才带给我】看到信已经是这学期开学 怎么说 她也没写多少 也没有说特别打动我 只是让我觉得 几个月前不管是我还是她 都太过仓皇 她面前一团乱麻 满是理不清的烦躁 我心疼河豚一次次被伤害 满是愤怒 于是一个不愿解释 一个没耐心等 不理智导致了破裂 当时我要是再好声好气说几句 可能也就不会有那样的难过了吧 如今想来 只觉得当时的自己过于幼稚了 我从来都是最天真的 觉得无论过去多少年 666都可以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可以一起弹琴唱歌 当时觉得这样一来 我们也就该散了吧 是真的真的很不开心 明明是新年了 明明快到生日了 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也很无力 好吧说回现在 破冰的开始应该是我看完信 正好看到她应该是去拍了写真 很好看很好看 就评论夸了夸 又看到翟霸说 觉得张楠私发给她的最好看 我就去私聊找她要了 她发给我照片 毫无顾忌 就跟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嫌隙一样 然后跟我说 “我很想你” 我说我也是 然后 是有这样一个梦

所以能重新做朋友 真的真的太好了 国庆去唱歌吃烧烤 虽然寿星zz不在哈哈哈哈哈但是还是玩得很开心 又能听到河豚跟张楠一起唱歌了 看他俩在一起聊得也很好 毕竟曾是唯一过吧 现在释怀之后 总归比和别人之间多了一份默契 之前去miniso买裸熊 顺便给她也买了一个 那次大课间跑去A部的楼上给她 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她说我自己也买了一个 可以一起挂 她看起来很开心 前天下午放学有看到她 发现她挂在书包上了 我也 很开心> <虽然现在交谈起来还有一丢丢的别扭 但总归能 回到原轨吧 其实送熊的时候想顺便给封信 可是感觉想说的太多 就有点懒得写……怎么说 总觉得就这么和好了 有点太随意了 不太对得起我们 那就新年补一封吧w想来也是遗憾 从666的开始 每年新年都会给他们写明信片 张楠的这就 差了一年了

那天 反正是这周最开始的某一天 妈妈突然跟我说 “欸 你要不就把目标定低一点儿吧”我是什么反应其实已经忘了 自己脑补一下 大概是愣住了?怎么说 我觉得好像我已经让她失望了 不再对我抱有希望了 当时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下午放学 马乐跟我抱怨历史笔记上课根本跟不上 我说你爆手速往草稿本上写阿自己能看懂就行 完了再整理一下就好 她说好麻烦 我说没有阿 你一节复习完整掉就好了 一个小时都用不着 她就表示要一个小时那么久阿 我说你是不是每天晚上学很短 她说是阿 最早八点开始写 十点多就睡觉了 然后问我 我说不咸鱼的话最少有三个小时吧 她说哇好厉害 我当时脸上笑差点儿撑不住 内心笑自己 你看人家 就这样 数学跟你差不多 英语比你差 可年级十几二十都是稳的 有时候还能进前十 你呢 而且马乐已经或是跟我或是在我在场的时候跟别人说了不知多少遍类似于“我真没背过文综阿 笔记也没写 他们怎么老是问我文综怎么考那么好怎么学的”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别说了 说一次我就忍不住想想自己 真的没觉得我的学习方式有什么问题 那是为什么呢 不够努力是当然的 归根结底是不是 我就不是学习的料 然后当天晚上 借机【?】又跟妈妈哭了一通 我觉得很奇怪 其实当时没有那么重的情绪 但还是哭个不停 而且我这个人 一般这种时候 逻辑是清楚的 但我就选择清楚地思考后说出不清楚的话 比如妈妈知道我在意她说的话之后跟我说 “我的意思是不要让你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你看那么多人 本科学校不好 考研也可以去很好的学校阿 即使去不了 出路还有那么多呢”我心里想 是 我知道我给自己的期许太大 但实际情况好像离那太远 落差压得我很窒息 目标定个二本我不至于放弃学习但肯定 完完全全就轻松了 但我回答说 ”考二本那我不如不考大学了吧 不念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奇怪的心理 一通抱怨完 我跟妈妈说 没事了没事了 我嘛 第二天就好了 你不要管我 但我自己就在想阿 高三是该拼一把吧 定个高出自己目前能力的目标去奋斗也没错吧 可又想 这是不是好高骛远呢 说不定一直就这样了 不如让自己轻松点吧 上海又不是没有二本 我是真的没想清楚

说到这里想起来 那天xio杨转过来问我们“要是高考完 你的成绩能去一个兰州的一本 可能专业不是特别好 或者一个外地的二本 你选哪个”大家都陷入了纠结 最终谁都没能说出个答案来 说来大家都想出去看看 又都有不想念二本的小小高傲 不是说不爱家乡 至少我不是 我很爱这个小小的城市 也很爱兰州 因为熟悉 因为满是烟火气

在看《1984》 在最近读 我真是挑了个好时间 读着读着就浑身发冷 等全部看完再说说想法吧

翻之前在破手机备忘录里记下想要周记的东西 好多都是时效性的 如今想来也写不出当时的心情了 就捡两个来说吧

一个是之前滴滴的事情之后 看到班群里大家在讨论 Mary说到那个司机被打码的情况 表示“为什么凭什么对他仁慈”我倒是 不太同意 但当时怎么想的我又记不起来了……而且我这会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一个靠谱的理由来 不同意的想法倒是 没有变的 等我再想想

一个是 比较近的碎片 是11.8写的 前一天明明还在飘大雪 八号早上去学校 雪都融得差不多了 好像突然闯进了另一个季节

刚刚首页看到一个小姐姐发baby樱茶的repo 超级无敌好看 给我又种了一次草 分享给肉 【话不多我就懒得传截图上来了】她说:”笑死我了 六千 别想了 你没钱“我:”???我做做梦还不行嘛!“ 她:“梦太多了”请你闭嘴!!!点进那个小姐姐微博 我又看到了bbd 不愧是我入小裙子坑的初恋情人55555我还是好爱 什么时候才能娶回来

总之这几天太阳都很好 情绪其实也 还好 就是自己的那点迷惘还没破开 给自己一首乐府古辞吧 叫《箜篌引》:“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亡,将奈公何!”

   
评论
热度(1)
我叫墨墨/喜好很多
微博@墨墨墨良
Nice to mee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