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的象牙灯塔

旧念尽妄【 墨凤|原著向|短篇|完结】

【之一】 


「白凤。」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中会随之一起跃出的,是什么字眼?  冷傲、恐怖、深不可测,还有……极致的快。人们习以为常地,将这些标签贴在那个位居流沙四天王之首的人身上。


在白凤的眼里,几乎所有和他交战的人的速度都不足以触碰到他。他驾驭风,相信风,能在一丝一毫间抓住敌人的破绽。然而似乎在任何时候他都是淡然的,嘴角挑着一抹轻笑,开口说出的话也总是朦胧而难以捉摸。


速度,一直是白凤追求且引以为傲的。上一刻还在你眼前笑意轻浮的男人,不待眨眼便能出现在你身后,用一片洁白柔软的羽毛结束你的生命。


在高渐离面前,他曾自信而又语带挑衅道:「我的速度从来就是第一。」笃定的用了「从来」二字。他并没有忘记曾经那个比他更快的人,只是刻意不去想起。


追溯到遥远的过去,白凤看到墨鸦的样子还曾不满地蹙起眉头,「你总是如此不稳重,就这样做我的上级?」彼时的白凤还不是多数人认识的白凤,只是个不苟言笑的少年。


墨鸦见他一副嫌弃的模样,不由漾开了笑,「无论我是怎样的人,从一开始作为你的上级就是一件无法改变的事实。很多事自注定以来,就是无法改变的。」笑意直直融入眼底,沿至额角的妖冶黑纹也被此冲得温软了不少。白凤轻嗤一声,便撇过头不再看他。


乌鸦果真是拥有预言死亡的能力么?和他迟早的分离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吗? 


没有人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年少的白凤不知道这样的时光是如何难得。以至墨鸦离开之后,他发现自己和他之间似乎并没有过多铭心刻骨的记忆。


可如果早知会有这样的结局,从开始便不要相遇会否有更好?白凤并非没想过,然而他最终思考的结果是否定的。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多生存一秒么,若晓得了下一秒将要发生什么,上一秒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呢。即便不是为生存而活,也该有能为之坚持活下的目标,知道了目标能否实现之后,活的欲望也便消失了。


这些年的白凤一直在迷惘,如今自己到底是在为何而活。当他飞向那个人为他拼死争来的天空,视线里再无那沾满血色的黑色身影时,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了。


加入流沙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方向,可后来他才发现,每一个加入聚散流沙的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


他记得墨鸦的话:「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要快到超过生命流逝的速度。」许多年前,他为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努力加快速度。许多年后,他依然在追求更快。


只是白凤觉得,他永远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不知道,究竟如今的自己,想要怎样的命运。


【之二】 


白凤不记得父母是谁,也不记得有什么别的亲人。他只记得,自打他能认人开始,墨鸦就闯入了他的视线。


一同习武、一同吃饭、一同受罚…几乎每一次的任务都是配合完成的,一次次的积累也让他们愈发默契。 


那一日,二人奉姬无夜之命去剿灭一个二流暗杀组织。他们潜入组织的老巢,一路深入,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几十号人的性命,直到走进尽头的厅堂才停下来。 白凤和墨鸦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看着眼前的二人。不出意外,他们便是这个组织的首领。 


其中一人沉声问道:「你们,可是姬无夜派来的?」 「是谁派来的这种问题,对于将死之人有什么意义呢。」墨鸦抱起双手,笑容闲散而又冷冽。一刻钟后,两具尸体姿势诡异的横在地上。


此时白凤与墨鸦相对而立,中间横着尸体。墨鸦向逆光的白凤走过来,脸上有些微笑意。突然,白凤竭力跑向墨鸦,「小心!」


利刃深深划开白凤的右肩,血珠飞溅。墨鸦一手揽过即将失衡的白凤,另一只手狠狠攥着那持刀之人的胳膊,黑眸中俱是带着锋芒的寒意。


只听得一声骨头的脆响,持刀大汉的手臂已然断开。墨鸦放开白凤,飞快解决了那个男人,一拳一脚都怒气外溢。


「呲——」墨鸦背起倚在柱子上的白凤,一不小心被碰到肩部,后者忍不住闷哼一声。墨鸦侧过头咬牙道,「你是傻子么?这样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躲不过!」 白凤没有回答,只道:「放我下来。」


墨鸦不再看他,一声不响地加快速度往将军府方向去。白凤被放在自己睡榻上,墨鸦帮他脱了外衣,拉开里衣,在白皙的肌肤上那一道伤口更加显眼。


他认真地用药敷着伤口,白凤咬住下唇,尽力不让疼痛的呻吟从口中溢出。待他给白凤包扎时,白凤淡淡道:「我知道你躲得过,腿脚却先迈出去了。如若再来一次也不会变。」


正将白布打结的手一滞,许久才开口,声音轻缓得有些虚:「以后便不要再如此了。永远不要太过为他人着想,那样,危险的是你自己。」说罢打好结,扶白凤躺下,又帮他盖好被褥才转身离去,手中搭着被划破的衣服。


脚刚要跨过门槛,身后的一字字却凿入他耳中,「我明白。可是对你,做不到。」他没有再停下,快步踏出。


接着,白凤便听到了隔壁的推门声。他轻呼一口气,然后阖了双眼。


 【之三】

此后几天墨鸦都没有来过,该是执行任务去了。白凤知晓墨鸦会帮他告假,便也心安理得地休息了两日。毕竟伤口深,几夜来白凤睡的并不安生,这天醒得甚至比平素更早。正想着起身,自己的房门轻轻地被打开了。他重新闭起眼,调稳呼吸,装作还在沉睡。


来人脚步很轻很稳,放下了什么东西就要离去,这时白凤蓦地睁眼,便与一双漆黑的眸子对上了。


「……你醒着?」白凤头一次见墨鸦有这般窘迫的神情,不由轻笑,「只是被你吵醒罢了。你拿了什么过来?」他也不等墨鸦回答,径自将床头的东西拿过来。


是他的外衣。


看了一番,目光定在外袍的肩部。几根雪白的轻羽缀在上面,微微颤动。白凤抬首,挑眉示意他解释一下。墨鸦懒散地靠在墙上,「我见你总穿这身,大约是喜欢的,便叫人将内衫和外袍都洗净缝好了。」白凤指了指那几根白羽,「那这又是什么?」


「啧……绣坊的大娘针脚虽好,可那痕迹终归是要露出来的。里衫倒是看不见,可外袍上的就很显眼了。我打了只白鸟,把羽毛扒下来给你弄上去了,没想到还挺好的,你穿上后指不定会更潇洒,不愁女人不来找你了。」墨鸦戏谑地一笑。


白凤翻起羽毛,果然隐约看见了缝口,不过放下羽毛之后就不见任何痕迹了。


良久他都没有说话,墨鸦将手伸到他眼前晃了晃,「怎么,不喜欢?」他这才回神,「是阿,真是张扬,有这东西怎么好……」


话音未落,墨鸦已将衣服劈手夺过,面带惋惜道,「那便只能拆了。」说着就要动手,却被白凤急急握住手腕。这回挑眉的轮到墨鸦了,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白凤。


「太麻烦了,有这工夫还能做点别事。若实在碍事,再拆也不迟。」衣服被白凤扯回去,他看着强忍笑意的墨鸦黑了脸,「你想笑什么?」得到的回应是一阵大笑:「没什么,没什么,那便不拆了。」


然后他就被白凤一脚踢了出去。


这外袍白凤穿了许多年,虽然杀的人越来越多,却不见那白羽沾染一点血色。那日同墨鸦打赌,救下的小白鸟让他想起了什么。放飞鸟儿后他回头一看,墨鸦也正对自己露出笑颜,在夕阳的晕染下变得那么模糊又温暖。


只是自墨鸦死去,他再也没有穿过那身衣服。加入流沙后,他又猎了只白鸟,在不同的衣服同样的位置缀上了白羽。


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但一切都已经变了。


【之四】


在白凤的记忆里,只有一次,姬无夜脸上的表情堪称和蔼,或许是错觉罢。那是他捡他回去的第一天。


一个小小少年站在年轻的将军面前,听见将军说:「从今以后,你的名字便是白凤。这是你的上级,也是搭档,他叫墨鸦。」白凤看到了将军身边的黑发少年懒洋洋地笑着,上前一步,「这名字是我想的,不错吧?听着就跟我有关系。小子,以后就跟我混了。」


那时,被姬无夜捡来的白凤对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没有一丝厌恶,那样的笑让他舒服。况且,有关系什么的,听起来就比露宿街头暖和很多。


他知道自己不是来白吃白喝的,跟着墨鸦练武的日子虽然苦,但他开心。不知墨鸦是不是天生就嘴欠,即使白凤天赋极高,将一切都学得极好,也会被说几句。白凤起初是会还嘴的,后来发现自己也说不过,便选择置之不理了,墨鸦倒是乐此不疲。


白凤后来居上,将墨鸦的功夫学到了九成九,只有一点他没能赶上墨鸦。


速度。


他似乎永远都追不上墨鸦,明明只差几步,明明已经能看清墨鸦欠揍的笑,但就是触之不及。


或许他们从一开始就无法并肩,即使曾经那么近。


关于墨鸦的死白凤总会时时想起。那时候他知道是自己错了,但无论如何也未能想到先踏上黄泉路的竟不是他。


送琴也好,去而复返也好,都是白凤孤注一掷,拿死亡做筹码去做的选择。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会有什么结果,可他不知道最终这个结果会由墨鸦替他承担。


那时他抱着已经服毒的弄玉不断闪躲着,就在退无可退时,那黑色的身影闪到了他身前。


依然是平日里那副轻浮的样子,好像这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只是一场你追我赶的游戏,而墨鸦擅自决定了游戏规则:「我只是用我的命来换他的。」以至于当白凤看到尖锐的箭尖刺入墨鸦左胸时,还觉得十分不真实。而墨鸦只是并起食指与中指,对快要流泪的白凤轻摆了一下。白凤想,他是说他没事,那么他会没事的。一定会的。此情此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自欺欺人。


接下来,墨鸦那番留有生路的说辞并没有让白凤如释重负,心反而被压的更沉了。姬无夜那一箭破空而至,紧追着一跃而起的墨鸦。在狠狠划过墨鸦胸前后以劲力刺碎了钢板。


那一刻,白凤看不到姬无夜知晓墨鸦意图后的表情,看不到钢板的碎片,眼睛被那染血的黑影充满。坠落时墨鸦轻阖双眼,眉眼是那么温润。白凤瞪大了眼,想要接住墨鸦,可怀中还有奄奄一息的弄玉。墨鸦只是侧头看他,没有一丝责怪之意。


在白凤眼中,墨鸦从来都是轻灵的。当他狠狠砸下时,白凤的眼泪涌出眼眶。那个人竟挽起笑,颤巍巍地抬起手,指向那一方小小的明亮。


他说:「白凤你看,天空。天空已经在你的头顶,用你最大的力量去飞翔吧。」


他有许多话想同墨鸦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听见墨鸦一声「快走」,微弱却坚定。天空……白凤一跃而起,这就是他想要的天空吗?


也许是体力消耗太大,在离那破开处不远时白凤再无法上去。那么,死在一起也是好的。可是,那是什么?足尖点上那片悠悠飘来的染血的黑羽,白凤知道他能飞出去了。


时间仿佛被碾得扁平,他看到墨鸦依然在笑,是他见过最温暖、温柔的笑。他看到墨鸦抓住来追自己的姬无夜的脚踝,死亡的使者拼尽全力为他打倒最后的阻拦。他看到墨鸦又一次倒在地上,嘴角的弧度依旧没变。


时间不会停,他眼中的漫长不过是几个瞬间。时间不等人,他来不及想什么,只是抱着弄玉向城外去,那是他最快的速度。


可当弄玉让白凤放下自己时,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情绪淹没了他。一个从未哭过的人,短短时间里第二次落泪。可他不知道此时除了流泪还能做什么。


感受到弄玉的气息渐渐微弱,白凤声音轻颤:「我和你的命都是墨鸦换回来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可哪有什么绝对呢,他怎能决定一切。

他救不了任何人,包括自己。


最终,弄玉留给他那曲火舞天凤便去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飞向了天空,只知道他将孑然一身,终此一生。


【终】


起初白凤忍受不了独自一人,并不是忍受不了寂寞,只是已经习惯了另一人的存在,墨鸦死去后他身上仿佛有什么东西一并死掉了。他还是他,只是不完整。


然而人的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后来的后来,白凤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

曾经的一切,都化作海市蜃楼,让他禁不住怀疑自己是否拥有过那样的时光。


他明白了自己依然没能自由在天空中翱翔,不过是从小笼子里出来,发现自己其实身处一间放着小笼子的牢房。而房门早在许多年前就被锁了,伴随着墨鸦的死亡,那钥匙也碎了。


碎在墨鸦的指尖,碎在一方湛蓝的天空中。


有时白凤会想起那首心弦之曲,墨鸦是否当真预知的未来,才给他想了个这样的名字,每时每刻都提醒他,自己像个笑话。


凤凰涅槃,可他不过是挣扎不得的小雀罢了,浴火后只能消亡,怎能得到重生。


似乎这么多年来,白凤再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情绪。虽然时常笑着,可没有一次是因为快乐。并没有刻意克制,只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快乐。


力量、速度、人们的恐惧、尊敬……他想墨鸦是很傻,用生命换来的除了他觉得不是很有价值的自己的生命,便就是这些无用的东西。


白凤尽量不让自己落地,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能让有他离天空更近的错觉。毕竟那是墨鸦的夙愿,至少在他看来。


无论发生什么,每一天的夕阳他都不会错过。那时候,他和墨鸦站在城中最高的地方,俯瞰被落日余晖笼罩的大地,仿佛时光也被拉得绵远悠长。而今一个人看着红日一次又一次地落下,他只是不断想起过去。昏黄的阳光下,墨鸦的笑总会被涂上温柔的色彩。


白凤并没有活在过去,他知道一切都已过去。


那些美好的、细碎的、难忘的遗忘的过往,终究已是妄念。


终究是,人不如故。





以下是Free Talk 其实是废话x

在打下最后一个字时 我长出一口气 妈的老子终于填完坑了!!!

因为这个坑,是我14年10月开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拖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手动再见】这篇文的过程是:刚开坑写了2000+ 卡了 卡到15年(……)写了4000+ 差不多了要写完了 可是忘记了很多细节 想着要再刷一遍空山鸟语 可是好懒阿于是又搁下来了(……)暑假一放就想起来了 我说我一定要赶紧写完 于是赶紧着赶紧着就到了快开学的这会儿(……)不过总归还是填完了 夸我【脸皮是个好东西 希望你能有

补充了一些 而且很认真地改了以前写的部分 主要就是去端人家老巢那里 那部分一开始的版本真的是非常垃圾 基本上不合逻辑而且感觉是幼儿园文笔【现在应该是小学二年级】最终版虽然还是垃圾(……)但最起码我能想象出自己写的场景了觉得应该没问题

很多地方我都觉得 诶我这么写是不是太基了 改完才意识到 我写的不就是两个给吗???于是再改 又觉得太基了这俩人应该是含蓄的搞基 于是又改……陷入死循环这种事也是没谁了

虽然我写的是两个给 但是弄玉是我很喜欢的妹子 表个白 一直都很喜欢这种姑娘 这个点太困了 填完坑感觉身体被掏空 已经不知道怎么牛逼一点地表达对她的喜欢了就这样吧【。

说到白凤 我非常心疼他的变化 虽然秦时我就是零零碎碎看了一点 但是通过空山鸟语、天行九歌【没错为了这对我在看x】和秦时对比 那种巨大的反差很容易就能感觉到 这里顺便扯一下盗笔 吴邪也是变化巨大 我就是那种 非常容易被这类反差戳中的人……我很希望他们都能保持少年的模样 可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 他们成长成了本不该变成的模样

至于我们墨鸦大大 真的是理想型【?】再扯一下魔道 羡羡也是我的理想型 我觉得粗略来讲他们都是那种 老子一般都不太正经可是正经起来就暖死你保护你【?】的人 反正你们能get到我的意思就行 当然不get也无所谓x墨鸦大大为了白凤都赴死了阿 如果这都不算爱???

写了原著向是因为我想不出来什么AU设定【。】除了缝羽毛这个大概就没有私设了 这文不能说BE嘛 我们这对本来就是BE 这明明就是篇夹着刀子的糖对吧【wait是不是说反了】此处自带一个doge脸

讲道理 墨凤这俩人很明显都不是那种会互相说我爱你啦之类的话的 当然不排除我们墨鸦大大口嫌体正的调戏【缝羽毛明明是因为爱却说什么招女人的话╮( ̄▽ ̄)╭】以及夜深人静不为人知的撩【脑补一下 比如 凤凤阿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我给101分多给一分不怕你骄傲!←一个ooc在神经智障作者的FT里的墨鸦大大x】我写的大概没有太直吧 不过没关系 所谓三分真情七分留白腐女能看出一百分什么的XD正经说的话 我心目中的墨凤就是这样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谈恋爱也谈的很……淡 原谅我真的没词了

于是写完这篇之后还想试着写一下墨鸦视角的 而且还想写个AU让他们好好谈恋爱好歹HE了!这种已经开了超多坑可还是忍不住继续开坑的煞气谁都有嘛 怎么能控制得了计己呢【。

anyway 无论你是看完了这篇文还是看到了这里 都非常感谢【不要问我没看到这里的人怎么知道我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就让我抱一下!能看完我的废话太不容易了 再刹不住我都觉得要赶超正文了】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文笔什么的都不怎么样 但是喜欢的东西还是想认真写一写 希望你能喜欢w

最后 如果有意见请大力砸给我!夸奖请更大力谢谢!

最后的最后 说好的早点睡呢……谁知道改文要这么久【手动再见

   

                                                                             墨墨

                                                                            2016 08 08   凌晨02:18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