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的象牙灯塔

那天看采访 龙哥说总觉得自己青春期很短暂 有些早熟 忍不住去想 少年时候的他 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 已经步入了高中 却离最后悬梁刺股的关头还有一些距离 应该已经过了那个“典型白羊座”的年纪 沉淀下来不少 挺多时候独自一人却从不孤独 走进同学中也许不像有些人一般飞扬 但也乐得讲一两句笑话 或者跟着大家一起笑上节课老师的口误 值日生急匆匆地跑来跟他说家里有事儿托他帮忙搞卫生 他没有什么犹豫 点头说好 然后认真去打扫 他听人讲话时 身体略微前倾 白色棉质校服短袖袖口有一小截线头 跟着动作抖了抖 与他眨眼的频率如出一辙

学习的压力虽说不大 总归还是有的 遇到一道难解的题也会蹙起眉头 睫毛打下一小片阴影 一阵思索后得到了结果 却发现手指甲又被啃到没有一点长出指尖 这时他会有些懊恼地抿抿嘴巴 心中数落自己为什么总改不掉这点毛病 回头好友调侃起指甲怎么能像他那样咬得那么整齐 他又压不住少年心性 附上那一点莫名其妙的小骄傲回答说“用牙,用心。”眉眼俱是明亮的 尤其那一双漆黑的眸子 不是沉潭一般的黑 而像是灯光下的黑丝绒 绒毛尖端反射出细碎晶亮的光点 又带着独特的柔软质感

体育课上或许打篮球 或许踢足球 少年抽枝拔节 有一点瘦弱 也影响不了年轻身体上的青春气息 奔跑跳跃时小腿肌肉的线条很好看 笑声像是薄荷巧克力 赢下一场简短潦草的班内比赛后 被刚才还是对手的同学勾住肩膀 一大群汗淋淋的男生嘻嘻哈哈涌进学校小超市 不顾体育老师的叮嘱 从冰柜里拿出矿泉水咕嘟咕嘟往下灌 他却记得爸爸妈妈的话 买了常温的水不紧不慢喝着 剧烈运动后粗喘的呼吸还没平复下来 神色也没有什么对旁边的人豪饮的羡慕 不是说怕父母到不在他们身边都不敢违抗命令 只是觉得有道理的话为什么不听 唯一可疑的是耳朵尖一直不褪的红色 不知道是不是比赛时听到有几个小姑娘喊他的名字

为什么在我脑子里会跳出这些画面呢?大概就像陶立夏说的 “在爱中的人,会耽于想象,想象着他的生活正如写作者构思一部小说,为他挑选场景,描画心境。” 少年来路平凡坦荡 未来模糊却隐隐明亮 他拥有一种生进骨子里的对事的尊敬 看不清方向 那便塌实往前走就是

如果那个少年无意间看向我 我大概也说不出什么喜欢 只有奉上一句“你好” 然后得到一个从夏日浓绿光阴中滤出的腼腆微笑

2018-07-08
/  标签: 朱一龙
4
   
评论(4)
热度(14)
我叫墨墨/喜好很多
微博@墨墨墨良
Nice to meet you.